软乎乎

不好意思,这太真实了

微博上看到了分别以国语和台语的形式测试他们的组成,就想试试身为公众人物的他们是什么样的。

在外面玩,回家一定会更的。

请求

新版逼死我了,我真的只是想看更新而已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预告:5+1沙雕小段子 ( ¨̮ )

本cp狗今天爆炸了

阿信的531微博,一开始只是觉得在这个日子发后来的我们真是微妙,明明没有必要的。
觉得总裁真是骚操作。
没看mv,以为就是以前那版的。

结果,
就他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他俩!!
我死了(安详)

团长日快乐!!
永远的!最好的!团长!

小可爱们~
快考试了我要停更一下下~
大家考试也好上班也好,都要加油哦!

(即使没有多少人看也还是倔强的做着停更声明🌝)

我瞎了🌚
也太ooc了吧?
雷得我白眼一翻就要过去了。
这是同人吗这是原耽吧🙃

绝处逢生(三)


教堂二层


里屋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温尚翊却没什么心情和精力去关心。

他现在又累又渴,浑身上下酸痛不已,皮肤下都是淤血。


他坐在窗边的地板上,背靠着墙。

感受着墙壁的丝丝凉意渗入脊背。


在这终于能喘口气的档口,温尚翊终于感到了混乱与疲惫。


他在自责,为了没来得及救下的女孩。

女孩之前对他的信任像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我如果再快一点...

或者,我再小心一点,不要武断的太早跑出来的话…


是我的疏忽。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面对强大的监察者,他们三个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被绑上狂欢之椅。


女孩死了,他却连女孩叫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抱有的侥幸在女孩死亡后烟消云散。


真的有人死了,都没留下一点存在过的痕迹。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相信这场游戏真的无法逃脱,手上的伤也提醒着他死亡的真实性。


太诡异了,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都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是我们?

这一些的幕后操纵者又是谁?

那个所谓的监察者又是谁?他知道些什么?

他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人类,但是会有普通的人类脑袋上挨了一枪还没事的吗?

也许他也是受害者?是被胁迫的?可他看起来无悲无喜,受了伤也不吭声,显然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太多的问题盘旋在温尚翊的脑中,但又完全理不出一点头绪。


温尚翊搓了搓脸,想让自己疼痛的脑袋缓解一下。

这个动作碰到了他手上的伤口。

刚才在压力与肾上腺素的双重作用下没什么感觉,现在还挺疼的。


温尚翊看着手上受了不少二次伤害的创口,不得不正视一件他不敢承认也不敢相信的事实。


那就是,他觉得监察者有给他放水。


虽然他也被打得很惨没错,但是相较另一个同样是直接对上过监察者的男孩,他受的伤算很轻了。

而且,有几次,他明明能直接用刀捅穿他,但是却用了没有刀的那只手来对付他。


这算什么?玩弄猎物吗?


“我叫杰克。”

那声低语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耳语般回响在耳畔。


温尚翊想起当他看到狼狈不堪的杰克时,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心里闷闷的,令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还有就是自己莫名其妙停下来对上监察者双眼的那一刻,他居然没有感到害怕或是厌恶之类的。

他只感到了平静。


在那种危机的情况下,他无端的产生了安心的感觉。


温尚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监察者的面具掉落后,就一直有种怪异的感觉。

当时来不及细想,但是现在冷静下来,他觉得那是——熟悉感。


太惊悚了吧?我对他有熟悉感耶?

难不成是上辈子欠了他钱这辈子变成厉鬼来找他索命了?

脑洞越开越大的温尚翊苦恼的挠了挠头,结果又碰到伤口倒吸一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监察者到处挥刀砍人还挂个小熊是怎样?

还是粉色的,有够娘炮,虽然挺可爱的就是了。


肚子还在隐隐作痛,温尚翊可没忘了那倒霉监察者最后是怎么要治他于死地的。

在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隐约记得好像要做什么事,模糊的感觉,缥缈的抓不住。


算啦,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反正我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温尚翊小心翼翼的手撑地站起来。

身上轻微的清脆碰撞声吸引他的注意。

“这啥小?”


一个红色的吉他挂坠挂在他的腰带上,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东西。


“我叫杰克。”

监察者的话像咒语一样在脑中炸开。

同时爆发的还有剧烈的头痛。


“啊!”一阵天旋地转,温尚翊捂住头跪倒在地上。

他觉得像有什么在撕扯他的神经,大脑被活活炸开,连眼球都在发烫。


温尚翊弯腰伏在地上,大口呼吸着,试图缓解疼痛。


“我叫杰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温尚翊不受控的喊出来,干哑的嗓音听起来粗粝破碎。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只属于监察者的粉红小熊,他本能的用力握着挂坠,像握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刺激了手上的伤口也毫不在意。

疼痛让他感到真实。


“诶陈信宏,这个给你。”

“小熊哦~阿翊喜欢粉色啊?”

“干啦!这我抓娃娃抓到的,送你了。”

“这么好哦!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是啦是啦,我想这只暴力熊一爪子抓烂你那根啦。”

“诶诶诶???


头好痛!


“阿翊生日快乐!满怀感激的收下我的礼物吧。”

“齁,就买个吉他的挂坠糊弄我啊?林北要真的吉他耶!”

“我跟你讲这个挂坠可是大有来头哦,它可是找海绵之神开过光的~”

“屁啦你!最好是这样!”


好难受!


粉色的小熊,红色的吉他,剥落的面具,栗色的发。

莫名的熟悉感。


他空洞平静的双眼,他毫不留情的攻击,他回望时深不可测的表情。

和那一句隐约的,

“我叫杰克。”


挂坠刺目的红,像是温尚翊让那人头上流的血液,也像是那人让温尚翊留下的血液。


温尚翊紧攥着挂坠放在心口。


他想起来了。

那张脸,那个声音,

分明是,

陈信宏!



——



2001年的一个夏天

一段再普通不过的假期


“阿翊!我听别人讲咱们临城有个狂欢庄园好像很有意思哦,要不要去?”

“好啊,你定就好,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出去玩。”


一群年轻人再普通不过的出游


又一个人被送上了狂欢之椅,与此同时闸门打开。


“阿翊,我会保护你的。”


“阿信!看到门口了!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监察者的红光隐约可见。


“阿翊!跑!”

陈信宏一把将温尚翊推出门外。


“说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小丑撞伤了陈信宏的腰,试图要抓他起来,陈信宏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挣扎着。


“靠!我怎么进不去!陈信宏撑住!我带你回去!”

温尚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门外,红色的屏障隔开了与他咫尺之遥的陈信宏。


“不用了阿翊,我只要你出去就好了。”

陈信宏如释负重的微笑起来,任由监察者将他踹倒在地。

“快回家。”


“喂!红毛怪!把我也抓起来啊!凭爸白送你一个!”

“温尚翊!”


小丑抽搐般的歪了歪头,“你可以走了,他得留下。”

“靠!你把他还我!要不就连我一起抓啊!你敢不敢让我进去,林北揍翻你!”

“干温尚翊你当是闹着玩啊!我…!”

“闭嘴。”


“大不了就是一起死。”


“你想留下啊,好啊。但是根据规则,你已经跑出去了,我不能干涉,除非你自杀,你的灵魂就会留在庄园,然后重生于此,进入下一轮的游戏。”


“是吗。我只要死了,就能留下了是吗。”

“阿翊别听他的!人死了怎么..唔!”


小丑重重的踢上陈信宏的腹部,温尚翊头上爆出一条青筋。


“是的,很简单。”

“那阿信呢,他会怎样?”

“你们很有意思,我会让他也成为监察者,这样就更有意思了。他会追杀你,你会逃跑,庄园的浓雾会让你忘记一切,而他早已没有自己的意志。你不一定会遇到他,也许是别的检查者,所以你运气好的话也许能逃出去,连他的面都见不上,逃出庄园,然后彻底忘记庄园发生的一切和这个人。如果你不幸被炸死在狂欢之椅,但因为你选择了死在门外,所以你会再次重生,再次游戏。但这不是永恒的,随着死亡次数的增加,你会渐渐失去生命力,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最终在某一刻腐烂。嘻嘻嘻嘻嘻嘻,有意思极了!”

“我要怎么相信你。”

“监察者从不说谎,而且庄园的规则确实如此。”


“阿翊,求你了,快走吧。我保证,我一定会逃出去找你的,我一定会回家的。相信我,快走吧求你了!”

“陈信宏”,温尚翊对着他笑了笑,“这是你说过的最瞎的假话。”


温尚翊抽出腰间一掌长的小刀,

“你可能要等我一小下,但是没关系,无论多少次,我一定会找到你带你回家,我绝不会忘记你的。”


他对陈信宏绝望的嘶吼声充耳不闻,拿着小刀在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温尚翊手抖得厉害,但还是嘴角带笑的朝着陈信宏说,“我这还是第一次搞这个,有点紧张哈。”


“阿信,闭上眼,别看我。”


温尚翊双手用力,将刀刃刺入喉咙。

血液喷射出来。

他下意识用手去捂。

指缝间分出数条血柱。


温尚翊这一下刺的不是很准,但是很深,足以割破颈部的大动脉。

血液迅速的流失,他感到寒冷和恐惧。


他慢慢的倒下去,慢慢的失去知觉,慢慢的听不到陈信宏撕心裂肺的哭喊。


“阿翊!”

真好啊,死之前还能听到你叫我。


温尚翊死的很痛苦,但他同时又很开心。


他能带阿信回家了。


等我。





*************************

天使们!看在我深夜码字的份上!请看一下吧!请留下你们的评论吧!和我聊聊天吧啊啊啊啊啊啊啊!